哦哇資訊網

工兵進山建大壩鄉里拖拉無準備當機立斷斬亂麻

由 獨釣山水石 發表于 美食2023-01-30

朱熙玉告訴我,現在茶葉製作還是傳統手藝,製茶機也是在此基礎上研製的,只不過是節省了人工並沒有改變品質,她的導師告訴她,若想茶葉增值不妨另闢蹊徑,比如說增加茶葉香味,加入菊花增加了菊花香還增加了涼性。加入蘭花的清香,茉莉花的濃香,都改變了茶葉的品質也就提高了價值。她對我說了許多,我都記下了,時間不早了,讓她洗洗睡了,我要出去一下。

我去李琦那裡,烏梅也在那裡,她兩相處得還好,我向李琦交待了一些事情就又去了文工團,最後還去了玉鶯那裡坐了一會才回宿舍已經半夜了。朱熙玉還沒睡著見我回了興奮萬分……

第二天清晨便驅車去了山村,山村的電站已經在裝機了,水渠已經從中分割成為兩條了。鄉里已經動讓村裡砍了杉樹在製作電杆了,這些事惰亞男都安排得井井有條,我讓她設計的烏龍嶺大壩圖紙已經完成了,還有水渠,電站圖紙也正在設計中。我取了大壩圖紙要去開工了,亞男走不開也就不去了,派了一個施工員跟我去檢查工程質量,督促工程進度。然後又去了村裡各處瞭解了一下情況也交待了一些事情,主要是告訴王書記,今年的茶葉要多採摘,在製作上讓朱熙玉督促指導。而且讓他發動人去山上挖蘭草花回來栽培,越多越好。

回到省城就帶著工兵連去了烏龍嶺鄉。原來交侍的準備工作竟然還沒落實,工兵連的住宿地也沒有安排好,我真火了,看著書記說:“你們就是這樣辦事的嗎?是不是不想建了?”

書記看著我無話可說,鄉長低著頭說:“首長,管理處人員是落實了,可是這些人有的病了,有的家裡有中請了假,所以耽誤了,也沒想到你行來的這麼快。這幾天上面來了一批又一批,我們也忙的團團轉。”

我很不高興地說:“你們就這樣工作?上面來人派一個帶路就行了,不需要大家一起上吧,管理處名單拿來看看,都安排了什麼人?”管理處的名單拿來了,我著到有八個人組成,書記牽頭任處長,下面有付處長,秘書,會計,出納,保管,後勤,值班,共八人除了書記我認識,其餘的我一個也不認識。我拿著這份名單對鄉長說:“再將你鄉里的工作名單拿來給我看一下。”鄉長看著書記,書記瞪了他一眼說:“看我做什麼,去拿來。”鄉長立刻去拿來了,我著到鄉里工作人員名單裡只有書記一人在這名單裡,其餘的都是新人,我不由得問道,這管理處的人員都是些什麼人,什麼來歷?鄉長沒有回答,還是書記說了,他說:“這些人都還沒到位,都是有人打招呼安排的,不是招工也不是調派,算是臨時工吧。”

我很嚴肅地說:“對你們來說,這麼大的工程就用這些臨吋工來管理?他們有什麼能力或一技之長,有懂工程的嗎?有懂電的嗎,有懂管理的嗎?有能辦事的嗎?有了名單不見人,還沒開工就拉稀了,這工程能做好嗎?本來我不想越俎代庖,可現在我必須直接指揮了。管理處的名單作廢,那些人員一個不用,就說是我定的。現在讓楊主任隨我一道去山口村,先去安頓好工兵連的食宿,管理處的工作人員回頭再定。書記也隨我一道走一趟,其餘的人各忙各的去吧。”

鄉里的工作人員沒一個人說話,看著我帶人走了也都散了,我知道他們會有議論,也會有人氣憤,氣就氣吧,我不怕。山口鄉到鄉里只有幾里路,車子幾分鐘就到了,我讓紅梅將村長、書記找來,工兵連的汽車停在村頭空地上,人員就地待命,我帶著書記,烏梅,還有一個工程師進村來的了村部,村長,書記熱情的接待了我們,村長告訴我們,前兩天紅梅和他們說了,他們已經讓出了村部這間大房子,另外村頭還有一間大房子,是原來的關帝廟,很大的院子兩進大廳兩邊迴廊,工兵連住進去完全夠了。我很高興地表揚了他們工作得好,回頭看著鄉書記說:“有什麼想法。”

書記苦笑地對我說:“首長批評的,我工作沒做好,一切聽從首長安排。”

我看著他說:“我本不想幹涉你們的工作,可我不能容忍你們如此的工作態度,防訊是刻不容緩的大事,可你們卻如比拖拉,一個管理處成了養老處了,這怎麼行呢?我只好越俎代庖推你一把,不論服不服,我就作主了。”我拿出筆在筆記本寫下了管理處的組成人員。由鄉書記為主,各村書記為副組成領導班子,負責組識各村民工的調配與管理,鄉里抽出紅梅負責後勤管理,工程管理的資金與物質我會派人管理。我讓紅梅與村書記現在就去安排工兵連的食宿。我問村長,村裡有沒有人會做菜做飯的。村長說:“村裡這種人有幾個,其中以楊連長的媽媽為主,做得出八盤十二碗的酒宴,村裡的紅白喜宴都是她們操辦,給百十號人做飯是不成問題的。”

“好,你去將她們找來。”村長走了,我才撕下了筆記本上的那頁紙給鄉書記看。他看了說我懂了,堅決服從首長安排。我說:“懂了就好,你馬上通知各村的村長、書記明天上八時到達山口村村部開會,並且告訴縣委書記和縣長明天上午十時十八分我在這裡舉行大壩工程開工典禮,邀請他們參加。”

村長找來了五個女人,楊連長的母親劉春枝領著兒媳郝蒹葭、另外還跟著三個年輕婦女來了,我讓她們跟我一道去了村頭的關帝廟裡。這時工兵連已經駐進了關帝廟,兩進大廳,戰士們住下後並不擁擠。前院的迴廊被炊事班佔用已經架好了行軍灶臺生火做飯了。我看了他們帶來的蔬菜及糧食及他們做飯的傢什後對連長說:“今天很匆忙,你們就這樣將就一下吧,明天早飯後,讓飲事班搬家到村裡祠堂裡去,那裡有現成的廚具,這五個人協助你們做菜,你們做飯和送午飯上工地,好不好?”

連長想了想說:“部隊到了這裡不是一天兩天的,怎麼好麻煩鄉親們呢。”

“不是麻煩,你們努力工作,她們做一點後勤工作也是應該的,讓戰士們吃飽吃好乾勁會更大不是很好嗎?就這樣定下了。村裡一下來了這麼多人要吃菜,每天進城去買也太忙了,我會和村裡商量向村民們買菜,每天需要多少數量炊事班報個數來,我來解決,每個人每天一斤蔬菜半斤肉夠不夠?”炊事班長說夠了,可是買不到肉呢。我說:“我來解決。”

事情定下來後我回到祠堂對五個女人說:“從現在起你們就為大壩工程工作了,就由楊主仕領導你們,做好後勤工作,你們要做的就是負責給工兵連一百多號人做出可口的菜餚,另外還有留在這裡工作的工程技術人員的一日三餐,當然,也可以和戰士們的飯菜合在一起做。你們願不願意,願意的話你們現在就要開始収拾好廚房裡的鍋瓢碗盞,明夫中午就要用上了,你們願不願。”她們自然沒有不願意的都說先回家吃了晚飯再來開工,紅梅喊我和烏梅晚飯就在她家吃了,我說好吧,就吃個便飯。一切安排好後我開車將鄉書記送回鄉里後便去了紅梅家裡。

她的嫂子郝蒹葭(以後我就稱為蒹葭了)見了我十分激動地給我泡茶,我看著那清秀嬌小的身軀竟然能從色狼手中逃脫還真是多了幾分敬佩,我輕輕地對她說:“蒹葭,我去了水生(楊連長以後也稱之為水生)的部隊,郝老師。”

她將泡好的杯遞到我手上,仰頭看著我眼角中晶閃著淚花說:“謝謝你,水生救了我他卻因此而有了殘疾,我對不起他,沒能給他留後。原想伺候他一輩子,沒想到他竟然走了,要不是有的幫助,婆婆不想活了,我也想隨他去了,現在你又救了我……”

TAG: 書記工兵連你們管理處村長